当前位置: 阳光财经网 > 消费理财 > 黄金 > 正文

2016或成黄金ETF增长元年 中国大妈迎解套机会

2016年01月11日 09:31

  □本报记者 叶斯琦

  “货币天然不是金银,但金银天然是货币。”这是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黄金的评价。作为自古以来各大文明都不约而同予以青睐的金属,黄金天然具有避险属性。正如美联储主席耶伦所言,黄金是这样一种资产,如果人们害怕金融市场发生灾难,或者遇到经济困难和尾部风险,就会想要持有黄金。

  新年伊始,全球资本市场的大幅波动似乎预示2016年将是不平静的一年,黄金防御性资产魅力又一次被擦亮。从中国大妈、印度大婶,到嗜血的全球资本大鳄,乃至各国政府,对黄金的青睐似乎与日俱增。有机构测算,在连续三年出现净流出之后,2016年或将成为黄金ETF重回增长的元年。

  各方角力之下,一场“黄金大战”呼之欲出了吗?

  黄金闪耀于风声鹤唳

  汇率大波动、国内股指熔断、国外市场大跌……新年伊始,看着汇市到股市略显“夸张”的K线图,投资者小C意识到一个传统避险品种可能要发光了。没错,就是黄金。

  于是,他凭借敏锐的嗅觉,研判近期金价走势之后,果断打开期货账户,将黄金期货多单作为新年的第一笔交易。

  事实证明,这一次小C的直觉是对的。“我习惯短线,这三天都在单边做多,几次进出之后已经赚了不少。”谈及新年投资“开门红”,他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回顾这短暂的掘金之旅,1月6日,他在229.8元/克的价位买入五手AU1606合约,次日金价大涨时,他在236.4元/克的价位平仓。一手合约的保证金约为27500元,他一手盈利约6600元,总共入账3万多元,收益率接近24%。

  不仅是小C,种种迹象表明,全球资本大鳄也紧盯着黄金。据上周五(1月8日)监测的黄金ETFs数据,截至上周四(1月7日)黄金ETF-SPDR Gold Trust的黄金持仓量约为645.13吨或2074.1599万盎司,较前一交易日增加4.16吨。

  此外,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上周五公布的周度报告显示,由于避险情绪卷土重来,在达到纪录高位之后,黄金期货以及期权的净空头持仓终于下滑了——对冲基金和基金经理开始减持COMEX黄金期货及期权净空头头寸。具体数据显示,截至1月5日当周,COMEX黄金投机净空头头寸减少10686手,至13577手。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新年第一周,国内期货市场,沪金1606合约累计上涨了4.53%;国际方面,COMEX黄金(以指数计算)同期涨幅也高达4.08%。

  世元金行研究中心李杉表示,年初黄金价格率先出现了一波凌厉的上涨,究其缘由,主要有三点。

  其一,市场避险情绪升温是价格上涨的直接原因。今年年初,沙特阿拉伯意外宣布与伊朗断交令中东局势再度陷入危机,地缘政治因素对黄金价格的提振作用十分明显。此外,新型经济体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同时也并不排除出现系统性风险的可能,这令恐慌情绪升温。国际通用的GVZ黄金恐慌指标出现短期走高。

  其二,美联储中长期加息预期兑现。去年年底,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宣布提高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至0.25%-0.5%,市场预期得到兑现。受到此消息影响,前期美元多头压力得到集体释放,同时也暗示了黄金价格下跌空间有限。

  其三,技术指标暗示未来或打开牛市周期。从目前的技术方面来看,黄金自2011年9月份开启暴跌之后,在中期形成较强的上行阻力。但是根据经济运行的周期理论,未来价格逐渐企稳成为大概率事件,同时也不排除短期站稳1080美元/盎司之后会出现快速拉升的可能。

  “其实此轮率先启动反弹行情的并非COMEX黄金,而是沪金。原因有两点:第一,12月初黄金价格已经触及了境内外价差低点,需要修正;第二,新年伊始人民币的大幅贬值也给沪金带来了更多上行动能。”北京新工场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宏观策略分析师张静静表示,人民币汇率可能在黄金定价方面已经开始有所影响。

  黄金“买卖”背后的硝烟

  有外媒指出,在全球各国之间,一场没有硝烟的“黄金战”可能正在打响。

  近年来,随着美联储持续对金融行业高杠杆债务的支持,美国流向东方的黄金数量与日俱增。去年前9个月,美国的黄金赤字达到24公吨,进口201公吨,出口380公吨,国内生产155公吨。印度从美国进口了5.6公吨的混合金块,瑞士进口了4.3公吨,阿联酋进口了近1公吨。

  另有数据显示,去年9月,美国全部出口黄金的56%都流向了香港。事实上,美国9月出口到香港黄金总量比美国国内9月全部黄金产量还要多——美国出口到香港的黄金为19.3公吨,而美国国内全部黄金产量仅为18.7公吨。

  中国央行的数据也佐证了中国黄金储备在稳步增加。数据显示,央行黄金储备从2015年11月的5605万盎司升至12月末的5666万盎司。自去年7月宣布黄金储备较2009年增加57%以来,中国又将黄金储备提高了6.3%。当前中国的黄金储备吨数居全球第五位。

  其他“吸金”的国家还有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俄罗斯的黄金储备已连续10个月增长,自2008年以来已增长两倍。

  分析人士指出,这背后正是国与国之间基于黄金的博弈。中国所有的黄金产量都保留在国内,俄罗斯的大部分黄金产量也是如此,但是美国和澳大利亚却在出口大部分的黄金。这可能正说明西方国家正在发行更多的衍生品和债务,而东方国家却在将不能兑换的美国国债或纸币换成黄金。

  “去年6月官方黄金储备增量接近2000万盎司,而此前中国的官方黄金储备始终保持在3389万盎司水平,而此后则保持逐月稳增态势。虽然还无法判断是否存在‘黄金战’,但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以官方名义适当增加黄金储备是非常明智的举动。”张静静说。

  方正中期期货贵金属研究员陈旭也指出,拥有大规模的黄金储备是一个国家实力的象征与保证。中国目前在寻求外汇储备的多样化,同时尝试推行人民币国际化。黄金作为国家主权信用的担保物和稳定剂,中国黄金储备量的提升将有助于人民币国际化的完成。

  “中国大妈”或迎来解套良机

  “最难不过金预测”,甚至最近两任美联储主席都极力避免对黄金作过多无谓的展望。因此,尽管黄金在历史长河中一再展现独特魅力,但投资黄金绝不是轻而易举的行当。

  谈及抄底黄金,王女士就一脸无奈。2014年3月,国际金价经历了一波暴跌。在金价处于1350美元/盎司的点位附近,她一口气买了3根100克的投资金条,狠狠地“抄底”一把。然而,谁知抄在了“半山腰”,此后金价继续一路下行,甚至跌破1100美元/盎司的关口。

  不过,种种迹象表明,近期黄金市场情绪的确在回暖。

  德国商业银行认为,2015年是黄金ETF净流出的第三个年头,但在2016年这个趋势将会反转。有分析师援引彭博社的数据称,黄金ETF在2015年减少到大约133吨,或8.3%,这对黄金的价格影响很大,尤其在下半年。德国商业银行称:“预计投资者今年将会重返黄金,这应该会支撑黄金价格。”

  甚至有分析师认为,2016年黄金或成为资产配置首选,无论是对于普通投资者,抑或是金融机构来说,适当配置黄金等避险资产已成当务之急。

  李杉认为,刚刚过去的2015年,黄金价格受到美联储加息的市场预期影响下已经被严重低估,金融市场上空头的集体抛售也令价格短期难以走出阴霾。但进入2016年,美联储加息预期兑现令美元中期升值空间有限。其他资产价格后市仍然并不乐观,世界各主要经济国际或组织下调世界经济增长预期使得市场的不确定性周期被拉长。因此,黄金价格在2016年或走出长期阴霾,成为投资者资产配置的首选。

  张静静也指出,由于人民币贬值已有放缓迹象,加上资本市场并未有其他显著利空因素,因此以恐慌避险条件刺激黄金反弹并不现实。相反,市场将继续把注意力转移到美联储货币政策动向方面,由于本月底加息概率极低,因此这将给黄金带来继续反弹的时间窗口。预计COMEX黄金此轮有望再次触及年线,即升至1150美元/盎司上方。

  但也有分析人士提醒,黄金仍难以产生趋势性做多机会。陈旭表示,预计在2016年不会出现通胀预期明显上升和经济持续放缓的格局,因此金银在寻找底部过程中或有反弹,但仍将维持弱势,价格介于900-1250美元/盎司之间运行。

来源:中国证券报 编辑:钟穗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