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阳光财经网 > 财经汇 > 财经观察 > 正文

失速的民间投资流向了哪里:卡壳服务业

2016年05月25日 09:30

  民间投资困境依旧。作为民营经济的风向标,民间投资占全社会固定投资资产的比重,从1980年的18.1%,稳步上升至2014年的64.1%,成为中国各类投资中主心骨。然而到了2015年,民间投资增速却比上年大幅下降了6.9个百分点,占比更是仅比上年提高0.1个百分点。

  这种情况到了今年并没有得到改善。前4月,民间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只有62.1%,比去年同期大幅降低了3.2个百分点。同时,增速也由去年的10.1%下降到了5.2%。这意味着,民间投资下滑态势不仅仍在继续,而且下滑速度还在加快。

  这引起了国务院高层的重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决定派出督查组对地方推进民间投资进行督查。5月24日,国家发改委官方微信开通民间通道——在5月23日至30日开辟专栏,邀请社会各界人士,就各项促进民间投资政策的推进效果、实施难点和修改完善等方面提出意见建议。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指出,之所以民间投资问题在今年引起高度重视,一与民间投资增速下降加快有关;二是因为今年民间投资增速严重低于预期,这是引起关注的核心;第三,民营企业家本就对未来信心不足,所以当前更需要通过政策鼓励来重塑民间投资的信心。

  民间投资VS全社会投资:卡壳服务业

  尽管民间投资增速下滑自去年已显现端倪,但显然今年这种情况更加明显。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4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5.2%,已下降至只有去年同期不到一半的水平。

  为何民间投资今年会持续下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民间投资结构发现,其快速下滑不仅仅是受中部和东部地区民间投资下滑所拖累,更与民间投资的行业投向有很大关系。

  依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测算,2014年一季度,民间投资在一、二、三产业中的占比,分别是2%、49%、49%;而到了两年后,至今年一季度,民间投资在三产中的占比依次为3%、49%、48%。这表明,我国民间投资主要集中在二、三产业,但意外的是,近两年来民间投资在三产中的占比却不升反降,反而下降了1个百分点。

  这与全国大趋势背道而驰。同样是在2014年一季度,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在一二三产业中的占比,依次是2%、41%、57%。换句话说,全国固定投资早已形成了以第三产业为主的投资结构;而且到了今年一季度,全国固定投资流向第三产业的比重进一步上升了2个百分点至59%。

  而以往民企对制造业的投资作用表明,民间投资对经济转型升级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比如在去年,在对第二产业投资的比重平稳下降的同时,民间投资对通用设备制造业投资的占比为7.89%,对专用设备制造业投资占比为7.08%,比重均比上年提高了0.2、0.1个百分点。

  为什么在全国经济结构在加速从第二产业转向第三产业的进程中,作为中国经济中最有活力的民间投资,反而不投向以服务业为主的第三产业呢,而且也不继续追加第二产业投资?

  在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看来,民企之所以在第二产业投资上止步不前,与当前制造业不景气难以带来收益有关。“因为民间投资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和厂矿,现在PPI指数还是为负,很明显地影响了民间投资”,刘学智说。

  “因为第二产业的一些低端领域门槛低,政府管制少一些,所以民间投资进入比较容易一些。”发改委投资研究所投资政策研究室主任吴亚平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而第三产业中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民企投资机会实际非常小,也受很多限制。

  这也就形成了民间投资的一个怪圈:想投资收益好的服务业但进不去,所以只能在效益不好的制造业领域打转。

  在电力、水利设施、铁路、港口、卫生、医疗,城市及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本应是民间投资大有作为的领域,但由于受体制的限制,民间资本却很难进入。

  “说实话,一些民营企业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而是‘没门’!不知道‘门’在哪儿!”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直言,“因此,必须进一步放宽准入,让民间资本投资‘有门’!”

  民间投资在基建领域大幅回撤

  民间投资占比下滑曾在2012年也出现过,彼时仅较上年微降了0.7个百分点,但是什么原因导致今年以来的民间投资呈现加速下滑态势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民间投资所在的29个细分行业投入增速来看,自2014年4月以来,与煤炭钢铁等有关的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采矿业等民间投资,陆续陷入负增长通道直至现在;但下滑的行业呈现蔓延态势,至今年一季度,民间投资所在的10个行业都在负增长。

  其中,自今年以来,民间投资下滑最为明显的行业,当属建筑业和铁路运输业首当其冲。比如,铁路运输业民间投资累计增速已从今年前2月的8.72%急转直下至前4月-35.80%;同时段建筑业增速也大幅下降了18.24%。这意味着,民间投资在基建领域大幅回撤。

  对此,吴亚平认为,民间投资其实本身在整个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都是很难进入的,因为基础设施公共服务领域主要都是国有企业或者事业单位在做,而且这块领域过去也是政府主导的投资领域,且从回报周期、经营风险来看,这并不符合民间投资的特点,所以导致民间投资积极性下降。

  “同时,这与现在大量的国企和央企,通过PPP模式投资后,民间投资机会减小也有关。”吴亚平认为。

  但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从全社会固定投资的投向来看,今年前4月,其投向基础设施领域(不含电力)24159亿元,同比大幅增长19%;且单是铁路运输业投资,也增长了3.9%,增速加快1.8个百分点。

  为何同是基建领域,民间投资和全社会固定投资的投资热情,呈现冰火两重天的格局?

  这可以从投资资金的来源上窥得一二。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于洋在几天前的4月宏观数据分析报告会上分析说,从今年前4月固定资产投资到位资金的来源构成上看,国家主导成为了这轮固定资产投资的一个显著特征。

  所以尽管今年社会融资规模高速增长,1月的新增人民币贷款就超2.5万亿,但天量信贷似乎并没有将信贷资源有效地配置到实体经济,尤其是实体经济中的民营经济部门。

  在于洋看来,当前经济之所以处于L型底部震荡周期,主要是因政府推动基建投资和房地产回暖带动经济企稳,但市场内生供给和需求动能不足。“而这就意味着现在我们的增长动能,能够维持在底部震荡的态势,实际上拉动力是固定资产投资,而这个固定资产投资是以政府为主导,通过大量社会融资作为催化剂完成的。”于洋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杜洁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