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阳光财经网 > 财经汇 > 财经会客厅 > 正文

"燃气大王"王玉锁:和政府沟通要讲究阶梯性 别只想搞定一把手

2015年05月21日 14:48

  从扛煤气罐起家到人们眼中的“燃气大王”,他将企业从小液化气站发展成为营收数百亿的行业巨头。他是中国领先的清洁能源整体解决方案服务商,怀揣着产业报国的梦想,在空气污染问题在中国倍受瞩目的今天,提倡互联网能源,实践着清洁煤、清洁能源的利用,为经济环保地使用能源提供方案。他就是新奥集团董事局主席王玉锁,这一次,在河北廊坊的产业园内,我们见到了这位低调、谦和的企业家。

  记者:新奥所在的河北省也是整个中国污染比较严重的省份,那你们怎么思考中国的,尤其是一河北为例的这种环境保护?在治理雾霾上您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环境恶化是经济发展的副产品后悔也晚了

  王玉锁:首先我觉得我们河北雾霾的严重,好像也不能说怨我们河北,再一个方面,其实环境的这种恶化,从某些角度来说好像他真是一个伴随着经济发展的一个副产品。所以再说这个话也已经晚了,接下来是什么?就是把治理污染、治理雾霾当成我们一个发展的产业。这个产业我相信绝对不会低于汽车产业,甚至于可能把汽车产业和房地产一半的产业加起来一半可能顶环保产业。而这个机会既能够减轻我们河北钢铁过剩问题,因为环保大部分都是用钢铁,但是铁疙瘩,当然这是智能性的铁疙瘩。

  记者:我听下来一个核心的思路说您觉得应该用市场化的手段去解决治理雾霾的环保问题。

  王玉锁:对

  记者:那政府在里面应该承当什么样的作用呢?

  政府想治理环境要做好规划、定好规则、做好裁判

  王玉锁:我还是说首先它应该要有很好的规划,也就是说我们应该朝着哪方面走,你不能乱来。比方说,现在大家都说生态城市,那生态城市怎么生态,这很重要。我们说生态其实就是个循环,你只要把它循环了就是生态了。

  第二个,我觉得就是机制.既然是市场化,市场化它是必须要规则的,要把规则建起来。这个规则包括价格定价机制,当然也包括盈利模式、政府的支持,这个支持包括补贴等等,包括政策。把这个机制建立起来,把规则建立起来,我觉得这政府一个很重要的工作。

  第三个,比方说我们的新环保法如何的实施,实施到位,这也是很重要的。也就是它做好它的顶层设计者、规则制定者、裁判,做好这三个决策,剩下我觉得都应该让市场去做。

  如今的新奥投资运营着139个城市燃气项目和近500座天然气加气站;铺设管道逾1.7万公里,覆盖6100余万城区人口,年营收超过600亿。但在公开场合,王玉锁谈“燃气”的时候越来越少,聊互联网的机率越来越高。近年,他先后提出了“泛能网”和“互联网能源”的设想,希望打造集能源消费、能源贸易与储配、能源生产于一体的互联网能源生态圈,推动能源消费、能源供给和能源技术革命。

  记者:我们看到总理也提出互联网+这样的概念,现在互联网在改变着各个行业,你觉得能源行业将来会和互联网发生怎么样奇妙的化学反应?

  互联网能源可以让能源自由交易互通有无

  王玉锁:其实这也是能源发展大的一个趋势,分布式能源应该是我们未来主要发展的一种功能形式,这个分布式又支持了我们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那么这三个特点都得靠一个技术支持,就是互联网。由互联网把千家万户的分布式能源所产生的余能,然后通过网络把它集中,或者是通过网络就近消纳,就地消化,这样就使得我们刚才说的现代能源体系得以实现。甚至于在互联网的过程当中,那么我们不在家里,我们家里的太阳能发电了,虽然我不在家,但是我可以赚钱了,因为我太阳能发的电我不用我把它卖掉了,可能家里我们今天有小孩需要暖气,但是并不要太多的电,但是用暖气的时候高附加值的那点能量就变成电了,我也可以把它卖掉,等等。

  记者:我听下来像是一个平台,能源的淘宝,你也这样说过,一边是很多的卖家,一边是很多的买家,然后做一个平台把他们对接起来。

  记者:那您觉得现在在中国做互联网能源,现在最缺的是什么?是缺基础设施还是缺好的信息技术手段还是什么?

  王玉锁:其实新奥提出互联网能源,脑子里一定要有一个平台概念,所以我们提出了一个泛能网的这么一个构想。我们未来的智能设备一定是既可以把可再生能源拉进来,也可以有气体能源,我们也可以说是化石能源最高境界拉进来,所以既能够用这些直接感到的能源,还可以把温差,或者我们叫环境势能把它拉进来,通过我们的智能设备转化成我们的泛出,这是第二部分。

  第三个“泛”的概念,它做跟能源整个的生态有关的一些交易,包括一些服务产品,比方说规划、安装、维修这些东西,都应该是泛能网的一个业务范畴。

  第四个“泛”就是我们把它再放大,把水,把城市的垃圾处理,把一些家庭的所有的维修等等,都放在这里面,所以这个能已经不是能源的能,是能力的能,所以未来泛能网应该讲它是很好的一个公共事业互联互通的这么一个平台,那么这样就更好的为一个城市服务。

  我们现在新奥在用从2011年开始,先做的是单体的基于泛能站的示范,我们做了交通的大的交通综合体。比方我们做了长沙的黄花机场,整个的机场用能是个大户,所以我们在那儿做了一个泛能站,效果很好。再接下来就是大力推广。

  记者:我们来展望一下未来起飞之后,它会将中国的能源体系改造成一个什么样子的?

  王玉锁:首先我觉得我们的可再生能源的占比,在能源结构的占比,一定是大大的提高。 第二个就是降低排放,当然第三个我觉得更重要的就是我们的用户,在用能方面,应该讲更经济了,所以我相信现在能源体系应该讲是一个多元的能源体系。

1,2,3,4
来源:凤凰财经 编辑:杜洁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