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阳光财经网 > 财经汇 > 财经会客厅 > 正文

从乡村教师到资本狂人 揭秘成清波和"中技系"的兴衰史

2016年04月22日 09:56

  从乡村教师到资本狂人,一度掌舵数家上市公司的成清波及其掌控的“中技系”曾异常神秘,而今,随着司法机关调查深入,“中技系”光鲜背后的败絮逐渐显露,并牵涉出一条隐秘的定增利益链条

  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日前对中技系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做出一审刑事判决。判决书称,成某某(即成清波)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但鉴于其有自首、立功,又尽了主要退赔义务,判决成清波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已执行完毕),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以成清波及中技系在A股的所作所为,此次量刑有些出乎意料。”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峰对记者表示,此次判决的是刑事案件,考虑到证监会对“中技系”旗下部分上市公司的调查结果尚未公布,成清波或将面临民事诉讼,而那时,更多的细节将被揭开。

  成清波是谁?他在A股都做了什么?为何律师认为他被轻判?“中技系”是怎样的存在?他和“中技系”在资本市场耍了怎样的把戏?

  ■成清波是谁?从乡村教师到资本狂人

  从1996年开始创业到2005年,短短十年间成清波创造了从100万元起步到身家数十亿的财富神话,一手打造了在中国资本市场呼风唤雨的“中技系”。最辉煌时,成清波曾登上胡润富豪榜第97名,掌控资产多达200亿,坊间的说法称他控制着5只A股和一家香港上市公司。

  资料显示,成清波1962年出生于湖北省鹤峰县一个普通家庭,然后上大学,毕业后回家乡做了几年中学数学老师,后因不满现状,决定通过考研来改变自己的命运。1991年,29岁的成清波考入中南财经大学攻读会计学硕士学位。毕业后,他于1994年来到深圳市蛇口招商局工作,后进入当时非常有名的上市公司——深圳市金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做财务经理。“干了一段时间,我觉得给别人赚钱没什么意思,还是要给自己赚钱,所以就出来了。”于是他又跑回北京,开始创业。

  成清波的事业发轫于1996年。这一年,他成立了深圳中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技实业”),注册资本100万元,成为中技系雏形。

  此后,成清波用这家公司,在资本市场演绎着一个个空手套白狼的故事,并由此衍生出“中技系”谱系。在市场低迷时期,买入公司法人股,是成清波的早期买壳手法。

  在此过程中,成清波是如何实现从乡村教师到身家亿万的超级富豪的巨大跨越的?

  按照成清波2009年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说法,其“第一桶金”来自1996年“中国房地产年鉴”。此后,他向外界透露,其从1995年就开始经营商业地产项目。而对于上述自相矛盾的说法,外界一直将信将疑,实业+资本发家等说法也在坊间纷传。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上述说法不足为信。“他早年在深金田做财务经理,这段时间认识了不少金融业的人,最初的资金可能就是从这里来的。”一位市场人士分析,其另外一部分资金,可能来自民间借贷,部分甚至可能是“高利贷”。包括其后来控制多家上市公司,部分资金就来源于此。

  成清波发家,有一个典型的案例可以讲述。2002年4月起,中技实业通过分别受让物华股份3家法人股股东所持股权的方式跻身第二大股东,持股达到2373万股,占比21.57%;2003年12月,中技实业通过协议受让方式购入哈尔滨供销物资集团公司所持物华股份法人股950.4万股,以28.77%的持股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股权变动期间,物华股份原第一大股东中国再生将1400万法人股转让给深圳晋鑫源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晋鑫源”),因无法还债,晋鑫源又将其中的1250万股转让给深圳红旗渠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红旗渠”)。此事后来引起轩然大波,成清波的收购资金开始受到市场质疑。

  ■成清波的如意算盘:隐身加代持 空手套白狼

  梳理“中技系”资本脉络,充斥着模糊不清的股权关系和复杂多变的资金流向,而这些利益纠葛的背后,是成清波及其关联方“中饱私囊”的利益企图。

  判决书显示,早在2011年3月,成城股份(现名“*ST成城”)实际控制人成清波就通过其控制的香港宝港国际公司(下称TPI)收购美国THC煤炭公司100%股权,以此获得美国煤矿。但成清波并未将该资产放在自己名下,而是委托其朋友陈世达代持。

  2012年,已控制国创能源(现名“*ST新亿”)的周剑云向成清波提议,购买其持有的美国煤矿用于国创能源重大资产重组,并将通过定向增发方式募集资金,支付收购款项,并得到成清波的同意。

  同年5月,国创能源发布定增预案,拟定增募资约39亿元用于收购TPI,而周剑云的关联方盛晖投资拟认购不低于25%的发行份额。

  从事后表述来看,彼时筹划定增的周剑云并未有足够的资金参与自己设计的方案。在成清波要求支付收购前期费用的情况下,2012年6月,周剑云与杨智琴及刘永盛约定,二人分别为成城股份和国创能源定增项目募集资金。

  很快,事情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杨、刘二人分别打着定增及动迁安置的幌子,总计募集资金约12.5亿元。

  12.5亿资金中,直接划入成城股份账户的资金1.5亿余元,直接划入国创能源账户的资金7.46亿余元,直接划入中间账户的资金3.08亿余元,直接回流兑付投资人215万余元。

  这些只是表面流向,经查明,成清波实际使用资金共计4.36亿余元,周剑云实际使用资金共计3.53亿余元,刘永盛等其余参与方均得到了数千万至数百万的返还。

  从整个交易来看,成清波及其利益方,以一份早年收购的资产为交易标的,制作出一份完全能够为其所掌控的定增方案,而该定增方案又成为其向外界募集资金的招牌,从而在几乎没有任何实际动作的情况下,将近10亿元募资装入了自己的口袋。

  “若非他们资金链断裂无法完成兑付,这起非法募资案很可能被当事人完美闭环。”有市场人士如此感慨。

  ■资金链断裂,中技系“崩塌”

  与同一时代德隆系通过控制股价导致资金链断裂而倒塌不同的是,成清波不坐庄,或者说他并不像德隆系那样通过高比例的控盘实现对股价的控制。

  相反,他的目标是那些股权相对分散的上市公司,以低价拿到刚好足够实际控制的小比例股份,继而向上市公司高价转让资产套现。

  因此,成清波自然没有必要将过多精力放在实业上,中技系控制的上市公司经营状况都不好。例如,2008年以来至2014年,*ST国恒4年亏损,最多一年亏损2.72亿元;而在同期的*ST国创(现为*ST新亿)连续两年亏损,累计亏损额达到0.63亿元。

  转折点出现在2009年前后,一名中技系前员工曾表示,彼时成清波的资金链就已出现了问题,由于大量债务违约,通过资本市场腾挪,愈发艰难。

  仅在2008–2014年3月期间,深中技共有12笔债务纠纷被法院强制执行,涉案金额高达21.74亿元,未执行完毕的有17.91亿元。

  在成清波资金链吃紧的时候,其迫切需要能够拉来大量资金的掮客,而围绕周剑云引发的上海优道投资的非法集资事件,成为中技系大厦坍塌的导火索。无法偿债的压力下,成清波拱手让出其上市公司控制权。

  媒体报道称,在昔日友人眼中,成清波并不是一个品质恶劣的人,或许是外界某些环境,纵容了他性格中的某些缺陷。“成清波曾屡屡受到举报,监管者也多次关注中技系的异常举动。然而每次都有人为其平事。他的昔日友人们不相信,草根出身的成清波本人能调动这些来自上层的资源。”

  ■因检举他人 被从轻处罚

  上述募集资金中,成清波等人向579名不特定社会公众吸收存款共计11.24亿元。在本案在审理过程中,成清波、杨智琴、刘永盛及其关联公司对本案款项已完全兑付完毕。

  成清波及其辩护人称,成清波对于周剑云通过杨智琴、刘永盛二人募资并不知情,后因资金兑付出现问题,成才得知实情,故其实际涉案金额为0.7亿元。“被告人成清波有自首、重大立功情节,又积极退赃,已取得投资者的谅解,故请求法院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对此,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认为,成清波等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依法应予惩处。成清波对周剑云募资只有概括性了解,但事后明知系向不特定公众募集仍指使他人继续公开募集的行为,应认定成清波对所参与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承担刑事责任。

  判决书指出,成清波等三人均有自首情节,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成清波在案发后检举他人违法犯罪事实,有立功表现,同时,成积极筹措资金退赔投资者,尽了主要退赔义务,避免了投资者的经济损失,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为此,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成清波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已执行完毕),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杨智琴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判处优道公司负责人田盛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而刘永盛则另案处理。

  对于成清波判决“已执行完毕”,北京市大禹律师事务李长青律师解释称,按照如此表述,成清波已经被释放,“因为法律规定,有期徒刑的刑期,判决前羁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若在判决前已经羁押了足够时间,说已执行完毕是没有问题的。”

  据媒体报道,成清波已于2014年5月上旬被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为由羁押。2015年1月,证监会通报成清波已被移送公安机关。

来源:新华网 编辑:杜洁莹

相关新闻